看“约炮神器”如何“洗白”:新自由主义视角
2018-01-03 11:35:41
  • 0
  • 0
  • 0

作者:程萍 

来源:社论前沿

   iiMedia Research报告称,截至 2015 年,中国陌生人社交用户规模达到 3.5 亿。然而,从QQ、微信到探探、遇见,再到王者荣耀,很多社交应用被冠上“约炮神器(genius tool for getting laid)”的称号,连知识青年聚集地知乎、豆瓣也被黑成“约炮圣地”。昆士兰大学的Tingting Liu以社交软件陌陌(Momo)为研究对象,分析了社交媒体待研究的方面:社交媒体倾向于鼓励、促进和调节的一些性行为类型,社交媒体网站/APP在其广告和促销策略中选择与性意识形态的结盟。作者与女性主义/酷儿理论和媒体研究的交叉学科中的既有相关研究进行了对话,思考性征如何为理解社交媒体窥视政治、文化、经济和性经验的“私”域之间的复杂联系,提供了一个有用的棱镜。

陌陌:约炮神器?

2011年8月,最流行的移动约会App---陌陌,制作并通过优酷发布了一则广告视频:酒店的故事(hotel),目前为止,被浏览8万次。

广告开始于夜晚场景:一个年轻男人在一个优雅的酒店大堂,他的商务装表明正在出差中,已经完成他一天的工作,与此同时,一个夜总会装扮的女人出现了,精致的妆容,浅橘色、半透视的裙子,一双时髦的高跟鞋。男人打量着女人,然后拿出手机,从远处偷拍了她。

下一个场景是男人在他酒店房间里徘徊。从房间窗口,他再一次看到了那个女人。男人拿出手机,打开Momo。通过“查看附近的人(Searching Other Users in the Vicinity)”功能,发现了那个女人。男人发出信息“橘色适合你”,配上之前拍的那张照片。女人似乎很开心,他们两个开始调情。视频以广告语“将陌生人变成熟人:陌陌,基于地理位置服务的App”结束。

这则广告性暗示明显,酒店故事的标题和场景,随意性(casual intercourse)的表征-----色情基调,昏暗的夜总会风格的照明,女人的诱人装束,双人床对瘦削的男主角似乎太大。对于浏览着来说,捡起没有完成的故事情节,想象两个年轻人最后睡到一起,并不困难。

自2011年8月上线,陌陌迅速成为中国第三大即时通讯服务提供商:1.8亿多注册用户,0.6亿月活跃用户(Momo Inc. & the U.S.NASDAQ 2014)。陌陌是中国第一个将地理实时技术应用于陌生人之间社交网络服务的App。这样,上线后很快,陌陌就赢得了“约炮神器”的声誉 (Yuepao Shenqi)。字面的意思就是,它是让陌生人邂逅,随意性交的移动平台。

然而,当陌陌2014年准备寻求在美国上市的时候,“约炮神器”的绰号普遍被认为是其吸引优质用户及未来发展的障碍。同时,平台中色情照片和淫秽内容的增加逐渐引起中国“消除色情和非法出版物”工作组(一个政府部门),最终受到了严厉的行政处罚。

作者在移动技术、休闲实践和新兴性取向的交叉地带,采用参与式观察和面对面访谈的方法,研究了陌陌的“洗白”之路。采访对象为64名女性、25名男性,均有过在线约会经历,7人在IT业工作。

私域或公域?社交媒体与性

作者基于麦克卢汉研究的局限,提出自己的研究问题和目的。

麦克卢汉宣称“媒体即信息”,富有洞见地指出媒体在改变和制约社会互动方面的基本作用,新媒体技术创造新的社会意义,新技术的结果是重塑和重建人们的感知模式、社会依赖和生产关系(McLuhan 1994)。然而,他的研究停止在互联网之前,更为复杂的新媒体技术正成为新闻、信息、娱乐和亲密关系的主要渠道,麦克卢汉的研究没有反映一定类型的媒体怎样之前被限制在私人领域的亲密的方式发出质疑(Berlant 1997, 1998; Berlant and Warner 1998)。Ara Wilson 和Kane Race将主要出现于近期女性主义的亲密研究、酷儿研究和科学技术研究领域中的设施研究的整合,有助于研究这个重要但有待讨论的问题(Race 2015a, 2015b; Wilson 2016)。他们认为,公共和私人不能完全分开,研究公和私之间的复杂关系的方式之一,就是研究“亲密的设施”(比如在线约会和搭讪APP)。

麦克卢汉研究的另一个主要局限在于它的技术决定论(Williams 1967,1974)。麦克卢汉坚持媒体在改变人类行为和社会结构方面的决定性作用,但Race近来的研究表明,社会环境的转变在媒体和人类关系两方面发生变化(Race 2015a, 2015b),出现在数字时代的特定在线搭讪App (主要是Grindr)正在通过为同性恋(和其他人)安排性爱的新方式,构建亲密的新形式。

Wilson和Race的研究具有重要的意义,但主要问题仍然没有得到完全探究,包括怎样以及在什么样的情境下这些亲密设备会形成。他们的研究(主要基于相对解放的西方背景)将这些亲密设备看作好像天然如此—这些亲密设备怎样产生和/或允许和接受的问题还没有得到充分的回答。作者对陌陌的研究将显示,这个问题具有独特的重要性,能够揭示很多关于经济、文化和政治背景的东西,特别是当这些情境中有富有争议的性文化。研究这个问题,福柯的权力是生产性的中心议题之一具有效用(Foucault 1986, 1991)。

另一个有待研究的问题是,这些亲密设备如何随着时间变化、适应和重塑。关于亲密设备的既有研究要么将特定在线设备作为固定和连贯的进行描述,要么承认网站和应用是不断变化的(但具有一定持久性功能本质)。然而,正如陌陌的研究显示,对于那些反对性社会力量经受严重对抗的社会环境来说,网站和App会遭受根本性的变化和戏剧性的“回报”。研究通过关注社交媒体APP功能的调整,有助于解释新自由主义管治中“私和公,义务和自愿,法律和规范作为互联网元素运行的中间的线” (Rose 2006, 145)。

新自由主义中国和陌陌的产生

中国新自由主义中心的是悖论(Zhang&Ong 2008)。一方面,向市场经济的转变有赖于企业解放的过程,在此过程中,过去通过参加无产阶级革命、意识到“人格”的中国市民,逐渐转变为拥有足够物质、感情和性欲的“欲求主体”,这些激励他们参与这个兴起的资本主义经济(Rofel 2007)。在这个转型当中,性别和性倾向的问题是重要的(也是极具争议的):后社会主义通过物质生产和消费,重新归化人们的性别和性关系 (Rofel 1999, 2007)。

另一方面,中国的政治系统并未受到触动(Zhang and Ong 2008),色情资料受到严密监管(Jacobs 2012)。)保守倾向的新儒家性脚本仍然占据主导地位(Pei 2007),跟婚前性行为、同性关系、和外国人的性行为、以及随意性关系(Pei 2007)有关的“激进的”色情资料,受到党政监视设备的控制。同时,自从上升的娱乐/性产业被揭示出与党内腐败关系密切时(Zheng 2009),近年来人权行动者杜撰出名词“色情活动主义(erotic activism)”(开展网上色情活动)以批评党的专政(Jacobs 2012),网络色情资料被大范围禁止。

在这样矛盾性的环境中,在严格的国家审查之下,IT产业兴起多家民营性质的商业网站和App,各种新媒体平台中的一种前所未有的文化趋势,在挑战中国人关于爱和性接触的沟通方面,扮演了日益关键的作用,这些新媒体平台包括不同的在线平台,即时通讯提供商、相亲网站和手机搭讪APP。这个文化趋势有三点值得注意,第一,基于网络的即时通讯主导了人们浪漫互动;第二,相亲网站的迅速增长,从线下社会情境转向线上领域;第三,大多数近十年出现的移动搭讪App似乎表达了一种颠覆感和对异性恋正统主义的违犯。

这些出现在中国在线领域的浪漫和性征的趋势,加上热闹的社交媒体市场,设定了陌陌产生的背景。

约炮神器如何出炉

物化陌陌的性功能的就是基于“地理位置服务(Location-Based Service ,LBS) ”的“查找附近的人”(图1),这个设置被放在陌陌的主界面(确切的说,是从1.0 版本到5.9版本),点击用户头像就可以打开对方的档案资料,同样开始与对方聊天、发送图片给对方。为了表示对GLBTQ的友好,陌陌中“查看附近的人”中仍然保留了一个可以查看同性的选择。陌陌通过一系列精心设计的公关和广告活动、设计和功能,建立了“约炮神器”的烙印。

存在于陌陌之前的大多数中国社交媒体--包括主流的腾讯QQ,微信和人人--主要鼓励家人或朋友等熟人网络基础上的社会互动。从本质主义的观点出发,正是熟人规则在传统中国社会中组织和规制着社会关系(Fei 1992).然而,在中国80年代市场转型之后,这个根深蒂固的规则受到广泛挑战和批评(Guthrie 1998)。政府和公众都相信,建立在熟人网络基础上的实践与贿赂、回扣和不端行为紧密相关。熟人网络现在被认为构成了阻碍健康市场经济未来发展的主要障碍(Guthrie 1998; Hom and Xiao 2011; Li 2011)。通过在App界面设置“查看附近的人”,通过定位于陌生人网络,陌陌也见证了在后社会主义中国,和陌生人的社会化被回报以日益上升的创业精神的时刻。

关于东南亚新自由主义转型的研究文献特别关注到了陌陌早些年作为“约炮神器”的自我定位。比如,Ong描述了企业家精神、创造力和消费个人主义的新自由主义规范如何在新加坡和中国创造了一种氛围,在这种氛围下,人们被激励去体现一种冒险的企业家精神(Ong 1999, 2000)。作者认为这个新自由主义思潮也预兆了中国社交媒体格局的出现。

抱着在已经拥挤的社交媒体市场占一席之地的目的,陌陌作为民营的、以盈利为目的的经济实体宁愿冒险将自己调整到“激进的”,边缘化的性意识形态,与中国社会保守倾向的性文化大相径庭。以这个方式,陌陌成功吸引了初始用户,在电子商业市场激烈的竞争中存活下来。陌陌的产生也证实了福柯的论断,性不是独立于或反对权力产生的,而是在特定的空间,作为权力的手段(Foucault 1986, 32)。

陌陌的洗白

自发布以来,陌陌一直是公众关注的对象。这些担忧之一就是这样的搭讪APP正在威胁社会上“幸福的家庭”。

2013年末,当陌陌宣布其在美国纳斯达克股票交易市场上市的目标时,它的“性本质”被广泛认为是未来扩张的一个障碍。这是因为,为了吸引外国投资,陌陌不得不显示其不断吸引新鲜的、“优质”用户的能力。赞成者认为,带有这样具有争议性的市场定位(陌生人之间的性驱动型的社交网络),陌陌将难以上市。这样的观点出现在陌陌自己的评论中 (Phoenix Journal of Finance 2014; Zhang 2012),当地IT圈子的讨论和中国的学术论文中(see, Liu 2014)。色情图片和淫秽内容继续在陌陌平台上的传播,导致其2015年3月,被相关政府部门处以6万人民币的行政处罚。

近几年,陌陌加速转型,宣布了一个清洁计划(sanitising project),包括四个主要维度:第一,“去性化”,陌陌雇佣了一个叫做Socialab的公关公司,实施“name-cleaning”运动(Socialab 2015),包括制作和在线传播一系列视频广告、数字海报和社交媒体海报。这个运动的焦点就是告知公众,陌陌鼓励除了随意性爱之外的广泛的社交活动。

例如,通过一系列数字海报(图2),陌陌鼓励用户约在同一个写字楼工作的陌生人出去喝一杯(任意数量的人),玩麻将(包括四个玩家,不考虑性别),一起谈论音乐,看体育比赛(Socialab 2015)。这就是说,陌陌目的在于将自己重塑为一个基于兴趣分享的,允许超过两个人、去性别的人做朋友。陌陌也在它的修辞中贬低随意性行为。例如,在一个海报中,口号:“上陌陌,有更多文明可以约”,暗示陌陌中的随意性行为是不文明的。

第二,与陌陌早期对同性随意性搭讪的开放性形成鲜明对比,庆祝陌陌用户异性恋婚礼的在线活动出现在陌陌官方微博,以此作为主流异性恋主义价值观的象征,赞成异性恋婚姻。

第三,为了回应政府主管部门的严厉处罚和严重警告,陌陌立即在自己的网站和微博账号向公众道歉,申明自己愿意配合,努力重建一个“清洁”的赛博空间(Momo Inc 2015)。

第四,改版。2015年4月,陌陌6.0上线,移除了所有的“陌陌吧”,和与诸如交换配偶、群交、一夜情和SM等非法性行为有关的“陌陌群组”。也宣布了24小时热线,用户可以性骚扰的迹象。一旦某个账号被举报传播“不健康”的内容,它就会被关闭。

版本6.0中,“查看附近的人”中“查看同性用户”已经被从界面移动到“发现”之下的二级菜单。通过重置“查看附近的人”功能,赋予陌陌约炮神奇的功能现在被藏到了里面,出现在陌陌界面的是“留言板”,类似于Facebook墙或微信的“动态”,在这个上面,朋友,陌生人和“粉丝”能够互相提交文字或照片,让其他人看到。这样,过去发生在更加私密的“陌陌吧”或“陌陌群组”中的社交互动被带到了公共视野。因此,性接触可能失去它们的地盘。

2014年以来,为了建立一个更加积极的公司形象,陌陌也实施了一些公益活动显示它慈善一面。陌陌近来的变化与它最初“约炮神器”的自我定位形成鲜明对比,反映了冒险企业主义的新自由主义思潮如何影响新兴社交媒体的市场策略。重叠的经济和社会文化权力和叙事的网络已经型塑了一个变化莫测的社会空间,在其中,象陌陌这样的IT公司不得不竞争。有趣的是,虽然陌陌的“性本质”逐渐引起政府机构的注意,最终招来行政处罚,在当前形势下,陌陌不会彻底停工。这是因为中国蓬勃发展的资本主义经济仍然依赖于建立在市场自由的新自由主义基础之上的许多追求利益和收益的市场实体(Rofel 2007)。同时,来自全球金融市场的信号表明,陌陌已经选择遵从更加稀释的社交网络内容治理。鉴于内容生产自由,用户能够在数字平台得到享受,不管象陌陌之类的让步的APP最终会制造出什么,它们将永远不会完全阻止用户追求跟性有关的沟通。

结 论

网站的既有研究已经表明对网站审美形式、设计哲学和材料模式的密切而微妙的研究,能够揭示很多关于更大社会秩序的东西(Miller 2000; Miller and Slater 2000),和等级形式中的不同性脚本(Mowlabocus 2010)。那么,该论文中的案例,通过集中在中国社交媒体APP陌陌的性功能,结合了这两个视角,它和后社会主义中国的政治、文化和经济背景的复杂关系。

用这样的方法,该论文的案例研究也显示了,性别怎样为理解社交媒体自由和局限构建一个有用的棱镜,瞥见经济新自由主义任何在一个非西方背景下发生的实际过程。许多研究已经证明,即使后社会主义中国的经济遇到了新自由主义的一般特征和它强调市场和企业主体自发性的管理逻辑(Harvey 2005),在当前中国,新自由主义不能被看作一个在宏观尺度上运行的霸权支配的意识形态(Kipnis 2007; Liew 2005; Nonini 2008)。新自由主义有自己的局限,当它遭遇本土/全球经济文化和政治复杂性时(Zhang and Ong 2008),已经产生了梗阻。陌陌的案例,恰恰显示了治理术的新自由主义逻辑遇到彼此一致和不一致的不同的经济、社会文化力量时,它们怎样一起型塑了一个移动和偶然的空间,在这个空间里,陌陌这类的社交APP不得不花费时间调整和重新调整它的与性相关的功能。

文献来源:

Tingting Liu.Neoliberal ethos, state censorship and sexual culture: a Chinese dating/hook-up AppContinuum: Journal of media & Cultural StudieS, 2016,Vol. 30, no. 5, 557–566.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