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体时代的危机传播:“寨卡病毒”相关推特文本的网络分析
2020-03-02 11:19:57
  • 0
  • 1
  • 0

来源:清华全球传播

作者:Loni Hagen,南佛罗里达大学;Thomas Keller ,乔治亚理工学院,等
编译:童桐
编校:王沛楠
原载于Social Science Computer Review 2018年第五期

Crisis Communications in the Age of Social Media: A Network Analysis of Zika-Related Tweets

编者按:

2020年伊始,随着新型冠状病毒的迅速蔓延,全国各界正上下一心,众志成城,加入到抗击新型肺炎的行动中。在新冠疫情逐渐蔓延到全球,引发全球公共卫生危机的背景下,如何理解并应对社交媒体时代的全球风险与全球传播成为了一个新的命题。“清华全球传播”将在近期以全球公共危机中的社交媒体与危机传播为主题,编译一批相关海外研究,从学理的角度对这一问题进行分析。

研究背景与问题提出

在重大公共卫生安全事件中,有效的危机传播对于成功的应急管理至关重要。虽然社交媒体等新兴技术在危机传播的中价值早已凸显,但如何最有效地利用这些工具促进危机环境下信息的有效流动仍然缺乏有价值的研究。如在线社区中不同议题下的信息流以何种结构影响着社交媒体用户。而在这些网络结构之下,哪些类型的传播者产生了更大的影响。了解这些议题对于在自然灾害和公共卫生紧急情况下制定有效的社会媒体战略具有重大意义。本研究在以往公共卫生与紧急事件中危机传播研究的基础上,试图回答这些关键问题。

基于此,本研究分析了2015-2016年美国寨卡病毒爆发期间推特(Twitter)中的推文数据,之所以选择推特,是因为相比于脸书(Facebook)等其它社交媒体,推特在公共卫生安全事件中的贴文数量更多,扮演着更重要的角色。研究议题方面,重点关注两个主题:1.寨卡病毒爆发期间推特中的主要议题。2.相关议题下推特用户中重要影响者的社会角色。借此关注寨卡病毒相关推特对话中的网络结构以及不同角色的参与者和在线社区如何促进整个推特社交空间中的信息流动,了解这些在线社区的性质和结构以及其与传播内容之间的关系。

数据处理及分析工具

在研究材料的选择上,研究者以“寨卡病毒”(Zika)为关键词在推特上进行检索,收集了2016年8月25日至9月5日寨卡病毒关注度急剧上升时期的相关数据。为排除活跃用户及意见领袖可能造成的网络复杂性及无用性,本研究着重关注关注者少于25人、被关注者少于100人的推特账户。排除西班牙文推文,最终筛选出359043条推文。

在分析网络结构时,研究以用户节点以及转发关系为基础单位创建列表:当帐户A的推文被帐户B转发时,两者之间便出现一条有向度的“边”。使用R语言对数据进行清理及汇总,总共生成112165个节点和150324个边。接下来通过开源软件Gephi对数据进行过滤及分析,为了使得最后呈现出的网络结构便于分析,再次排除可能产生过多在线社区的大节点样本,最终留下593个节点和2536条边进行分析。

相关推文中的六项主要议题

在模块分类方面,使用Blondel算法作为模块化函数,最终检测出10个主要的模块。在十个模块中,超过83%的推文属于前4个模块。为了更全面地了解转发的内容,研究从四个最大的模块化类中随机抽取了200条推文,通过手动分类及编码最终分类为六大主题(见表1)。

从六大议题内容特征上来看,抽样推文中36%的推文对寨卡在美国以及东亚国家和非洲的传播表示担忧;25%的推文对美国国会对疫情的缓慢立法反应表示失望;19%的转发者讨论了寨卡对健康的影响以及教育和预防措施;13%的推文包含了关于寨卡病毒的科学新闻,比如关于可能的治疗方法和疫苗开发的研究结果;4%的推文讨论了南卡罗来纳州数百万蜜蜂死亡于喷洒预防寨卡病毒杀虫剂;政府鼓励公民参与寨卡病毒对话的推文仅占了抽样推文的3%。

寨卡病毒议题下的重要影响者

筛选寨卡病毒重要推特用户的主要标准有三个:连接性(高度中介中心性)、流行性(特征向量中心度)以及权威性(PageRank值)。

首先是具有高度中介中心性(betweenness centrality)的节点,研究者将这些处于“结构洞”位置的用户命名为“跨界者”(boundary spanners)。这些用户能够在早期访问源自网络多个非交互部分的信息,具有重要的结构位置,因为它们将原本不可能相互连接的信息社区连接起来,扩大对话空间。通过分析发现,中介中间性中心度最高的实体大多是传染病专家,例如用户MackayIM是一名在澳大利亚传染病研究中心工作的博士,用户neil_bodie是一家开发传染源破坏性技术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其次是一些以政治议题为主的账号,这些账号主要是共和党参议员马可.鲁比奥(Marco Rubio)以及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支持者。

其次是特征向量中心度(eigenvector centrality)较高的个体,这意味着这些用户与重要的参与者相连,具有更高的流行性。在特征向量中心度最高的前十个推特账户中有九个与共和党参议员马可·鲁比奥的支持者有关,该议员参与了2016年8月30日共和党参议院初选。其相关账号大多数都具有高度的特征向量中心性,这表明其支持者积极参与寨卡病毒议题下的社交对话。这说明政治团体在推特上构建公共危机对话方面可能具有很大的影响力。10个账号中唯一一个例外账号是寨卡病毒新闻(Zika_News),这是一个自动信息聚合器。

最后是PageRank值,其背后原理是获得链接更多的个体被周围参与者认可度更高,在议题下具有较高的权威性。在本研究中,PageRank值最高的是《每日边缘报》(Daily Edge)这一媒体,这是一家面向娱乐和八卦的互联网新闻出版物,大量转发有关寨卡病毒信息的推文做法使其拥有最高的权威性。除此以外,PageRank值排名前十的账户大多与卫生和科学政策方面的专业人士有关:其中三家是媒体,其余的要么是公共机构,要么是与公共机构有联系的个人。如世界卫生组织(WHO)、白宫(White House)等官方机构都具有较高的PageRank值,这意味着它们被视为高度权威的信息源。

结 论

基于推文数据,本研究总结出寨卡病毒推文中的六大议题:(1)寨卡病毒的传播,(2)对政府反应的批评,(3)寨卡病毒的症状,(4)关于寨卡病毒的科学新闻,(5)关于南卡罗来纳州蜜蜂大量死亡事件的报道,(6)政府与民众对话工作;同时本研究确定了寨卡病毒中的三个重要用户群:(1)参议员鲁比奥的支持者社区,(2)以世界卫生组织和白宫为代表的权威机构(3)以传染病专家为主的“跨界者”。

在议题方面,本研究所采集到的数据集中反映了人们对寨卡病毒传播以及预防措施的担忧,并对国会反应缓慢表示出了明显的失望之情。

在重要用户方面,拥有科学机构背书的专家账号很可能扮演着“跨界者”的角色,这些人在通过自己的社交网络获取、解释和传播信息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而以白宫、疾控中心以及世界卫生组织和其他政府官方机构则被认为是权威信息源。这一发现对于制定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期间的传播战略具有重要意义,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快速传播可靠的信息至关重要。在采用推特进行紧急通信时,虚假信息的传播一直是人们关注的主要问题之一。有证据表明,相比于脸书等社交媒体,推特用户努力确保在公共紧急情况下传播可信的科学信息。将这些权威信息源与“跨界者”连接起来,可以确保公众迅速获得可信、科学的信息。

另外,寨卡病毒的推特网络中,政治人物及其支持者所产生的巨大影响力令人瞩目。这一现象说明了健康传播本质上具有很强的政治性属性。

【注:本研究所总结出的推文中10个主要的模块相关图片提供于文章的线上版本中】

原文请见:Loni Hagen, Thomas Keller, Stephen Neely, Nic DePaula & Claudia Robert-Cooperman (2018) Crisis Communications in the Age of Social Media: A Network Analysis of Zika-Related Tweets. Social Science Computer Review,2018, Vol. 36(5) 523-54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