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能拉罗永浩一把吗?
2019-01-17 13:13:54
  • 0
  • 1
  • 4

作者:王雷生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采访丨《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雷生 郭佳莹

头图来源 | 被访者供图

1月16日深夜,罗永浩发微博称,聊天宝被腾讯旗下的应用宝下架。据测试,马桶MT和多闪也无法在应用宝中搜索到。

“历史会记住这一天。”罗永浩指着大屏幕的图片说道。

演讲至尾声,罗永浩有些激动。为了纪念这个特殊的日子,他单独做了一个网页,列着在1月15日同一天发布、又全部被微信封杀掉的三款社交产品的下载链接。

1月15日上午,前快播创始人王欣推出熟人匿名社交产品“马桶MT”,下午字节跳动发布视频社交软件多闪,而在晚上,老罗宣布推出子弹短信1.0版,并将其更名为聊天宝。

虽然在15日的发布会上,作为锤子科技创始人兼CEO,人称老罗的罗永浩给自己定义的身份是投资方中的一个代表,发挥余热的老同志。但在这场持续一个半小时的演讲中,他依然是主角。

“我本来想和这个世界聊聊,但是现在聊不了了,我想和微信单独聊聊,(它)不聊。”罗永浩在随后的采访中说,“坦率讲我不认为这是微信或者腾讯的问题,这是我们整个国家商业环境的问题,由于我们的反垄断法和不正当竞争法,跟发达国家比还有一些差距。”

1月16日,腾讯公关总监张军回应道,“随便做个什么东西过来就叫挑战什么霸权。拿堆红包出来骗用户下载,留存,也好意思叫产品。”“我们尊重所有理性讨论问题,别上来就上纲上线,我们都不是卫道士。被人无端骂了半天,我也得说说话,要不然有人还真当腾讯佛性到家,怎么捏都是软柿子。”

罗永浩再回击:“何必呢,出来乱放炮,回去还得被马化腾骂。”

来源:微博截图

1月16日深夜,罗永浩又发微博称,聊天宝被腾讯旗下的应用宝下架。据测试,马桶MT和多闪也无法在应用宝中搜索到。

不过,聊天宝仍可在苹果APP Store 和小米应用商店下载,罗永浩也显示出自己的号召力,聊天宝APP官方微博发布的消息称,聊天宝上线不到24小时,激活用户数已经达到100万。

在很多人看来,资本寒冬中的中国互联网圈、尤其是社交软件领域已经很久没有如此“热闹”。

在过去的2018年,被认为大局已定的社交领域突然躁动,多款社交软件产品收获融资,子弹短信在8月20日正式上线,据老罗称在6天时间里51家投资机构、7家巨头战略投资部跟进,之后便传出获得成为资本、高榕资本1.5亿元融资。

巨头对社交的兴趣也再次显现,2018年11月,熟人圈子社交产品网易圈圈悄然上线。

“过去几个月,社交领域的投资热度可以总结为是小型火山喷发。”王欣的新公司云歌智能的天使轮投资方——贝塔斯曼董事总经理汪天凡说。

给谁的聊天宝?

发布会开始前不久,老罗得知了马桶MT和多闪在微信内被封杀的消息,快如科技年轻的高管们找到老罗,想要事先商量一个应对措施。老罗安慰道,“另外两个都是很强的,你们还不至于。”

之后,聊天宝也同样被封杀,以至于老罗的PPT里,还未来得及删去如何分享到朋友圈和邀请微信好友的内容。

这让老罗有点生气。相比较字节跳动CEO陈林“希望微信不要把我们当竞争对手”的言论,老罗的演讲充满了无奈、抨击与挑战的味道。

子弹短信一开始便被认为是微信的挑战者。8月20日上线后不久,它就在苹果和安卓各大应用商店上出现爆发,在一周里占据了苹果iOS平台免费总榜第一的位置。数据显示,8月29日单日,新增用户量突破100万,8月31日13点,总激活用户数达到500万。

“非常意外。”罗永浩表示,不过他也透露,当时子弹短信的产品完整度还只有25%,就得到了用户与投资人的追捧,让团队“很惶恐”。

不过之后子弹短信下载量快速下跌,到9月20日时,用户总数达到700万,单日新增用户数量大幅回落,随后几个月甚至下滑至总榜1000名开外。

就在很多人认为子弹短信凉了时,快如科技再次召开发布会,推出子弹短信1.0版本。

快如科技首席产品官郝浠杰、资深产品总监黄贺两个人讲解了新版本的功能改进,但最值得关注的变化来自于子弹短信向聊天宝名字的改变,LOGO也从一颗子弹变成了大红背景上的微笑的金元宝。“聊天就给钱!!!”宣传语中写道。

简单来说,聊天宝是一款聊天可以赚钱、阅读可以赚钱、买东西可以赚钱、打游戏也可以赚钱的社交软件。

罗永浩解释之所以改掉子弹短信的名字,是因为“子弹”两个字在很多地方搜索时显示违禁,而“短信”两个字让人觉得是付费才能使用的产品,这对产品的发展很不利。

或许另一个考量来自于拉新。聊天宝与中国移动“和飞信”合作,用户可以一次向朋友发送1000条邀请短信,对方如果注册使用,邀请者可以获得1.5元的奖励,被邀请者也可以获得0.5元,2000元封顶。

为了持续刺激用户拉新,快如科技也启动了“宋焕铎(谐音送换夺)大行动”,其中一个案例包括,联合携程送出10000张机票兑换券,但给每个人的兑换券都是与自己身份证号不匹配的区域,鼓励交换,再在一个特定时间集中兑换。

为此老罗也在现场搞起了招商,他希望自己可以用几千万的推广预算,做成几亿才能达到的效果。

老罗并不讳言激励与营销措施可能导致聊天宝的用户更多来自于三四五线及以下城市,“大部分互联网产品都是服务一二线,对于聊天宝而言,未来哪个城市用户多就服务哪里”。

用户和产品定位似乎是快如科技一直未解的谜题。在8月底接受爱范儿采访时,当时还是子弹短信产品负责人的郝浠杰表示,“从目标人群上说吧,我们想解决那些日处理消息量非常大的人群的需求。”他透露子弹短信对标的是团队沟通协作软件Slack,“至于之后会带来更多办公属性还是社交属性的功能,需要看我们的用户反馈。”

而如今,这款产品依然纠结。在1.0版本更新的功能中,支持多设备同时登陆、WiFi环境下自动下载文件图片视频、生朋友/熟朋友、你扫我/我扫你等功能明显仍是针对一二线城市里有大量信息和复杂人脉需要处理的群体。

值得注意的是,在快如科技的投资方中包括成为资本与高榕资本,前者投出了趣头条,后者则投出了拼多多。这两家公司也是获取下沉市场流量红利最为著名的案例。

社交热因何而起?

就在1月9日,被称为微信之父的张小龙发表了一个长达4小时的演讲。

在当天,微信对外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微信与WeChat合并月活跃账户数已达10.82亿。而在中国,到2018年10月末,移动互联网用户数为13.8亿户,这些数字表明微信的渗透率已经达到极高的水平。

“很多人可能会问一个问题,微信下一步要做什么?”在演讲中,张小龙提出,“微信要开始面对下一个8年新的挑战。但这个新的挑战不是来自于竞争对手,而是来自于用户层面。我们要面对新的用户产生的需求。”

无数竞争对手曾倒在微信的脚下。在社交领域,熟人社交的微信、陌生人社交的陌陌与探探地位稳固,有种大局已定的气氛。

但从2017年开始,游戏与社交结合的狼人杀等项目突出重围。2018年中,曾早于微信却又败于微信的米聊开始复活,子弹短信的横空出世让更多人嗅到了挑战微信的可能。

在多闪与聊天宝的发布会上,演讲者谈及每一个点的创新时,几乎都将它与微信体验对标,告诉用户自己在寻找一个让人们没有压力使用社交软件的解决方案。

汪天凡将微信定义为“人与人之间协作的工具”。之所以从2018年开始社交或者协作工具领域的创业再度战火重燃,核心原因是人们看到,“从4G要走向5G时,智能手机的摄像头、芯片等越来越强,这些底层要素在发生变化。同时微信的增速又到了几年来最低的水平”。这让一部分创业者思考是不是可以加入视频等元素,做一个有别于微信的下一代协作平台。

不久前微信的大改版中,张小龙也加入视频动态的功能,但需要点击用户头像下拉才可以看到,上线之后使用率并不高。

多闪正是以视频的角度切入,而在聊天宝中,也加入了发布视频信息的功能。

不同于多闪从陌生人社交切入、马桶MT主打半陌生人社交(匿名熟人),子弹短信则是从熟人社交入手,这个领域曾被很多投资人认为没有人能挑战微信。

“这个赛道之所以不太好投资,本质上是它太有网络效应。先做的人、做对的人会变成最大,别人也没办法攻进来。网络效应决定了用户越多,它对于单个用户的价值也越大,是很高壁垒的事。”汪天凡表示,“所以在一个网络或基础设备的时代,可能只会诞生一个比较大的社交网络。”

汪天凡认为,2019年可能只是“铺垫之年”,到2020年5G网络真正开始普及、4G网络饱和,用户无论怎样的交互都不用在意网速时,就会诞生一种新的协作方式。

“真正可以挑战微信的时间点可能是在2020年。”汪天凡说。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