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移动社交的复仇者联盟
2019-01-15 19:14:28
  • 0
  • 0
  • 0

来源: 媒通社

微信在成为一种生活方式的同时,率先成为一种工作方式,这大概是十亿级社交产品的宿命吧。

作者|媒通社

危机感比危机来的要早!

1月9日,张小龙用4个小时阐述了微信的开发理念,介绍了微信的生态系统,以及论说了他对社交的哲学式思考。在微信的发展史上,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演讲。有人认为,这也是危机感的象征,“3年后,你会惊奇地发现,张小龙这四个小时的跨夜演讲,是一次谢幕演说”。

1月11日,创业纪录片《燃点》登录全国院线,纪录片中,罗永浩对着镜头说,“我并没有消失,只是希望用最短时间解决供应商的欠款问题。”

1月15日,罗永浩再次登上新闻头条,与他“同行”的,还有王欣和张一鸣。作为微信的挑战者,移动互联网世界的复仇者联盟,这无疑是一个奇葩的组合。

三人分别带来三款社交新产品,它们分别是:王欣的匿名社交产品“马桶MT”、张一鸣的社交短视频产品“多闪”、罗永浩的能赚钱的社交产品“聊天宝”。三款社交产品像商量好一样同天发布,虽然都宣称并不对标微信,但营造的氛围颇有一种“三英战吕布”的意味。


1

针对现有社交生态中的薄弱点,马桶MT、多闪、聊天宝这三款社交产品各提出了一些新的创意,看起来像是问题的“解决方案”、补丁或插件。因此,它们现阶段的目标并非要“灭掉”微信,而只是想在移动社交领域里分一杯羹。

微信发布至今,已走过8个年头,2018年微信年度数据报告显示,每月有超过10亿的活跃用户,每天有450亿次的信息发出,每天有4.1亿次音视频通话,视频通话用户比三年前多了570%。好一个庞然大物!

外部数据则显示,2018年12月,中国移动APP排行榜,微信继续位列第一,月活跃人数比第二名多了足足两个亿。

几乎可以断定,当大多数中国手机用户打开后台,看到的电池用量占比中,微信的用电比例将呈现出惊人的数字。

事实上,整个2018年,移动APP的TOP5基本被微信、QQ、爱奇艺、淘宝和支付宝瓜分,其中,微信QQ的排位雷打不动,后三位偶有变换。

这表明,第一,当今互联网行业的最前线,依然是BAT三家的天下。第二,在熟人社交领域,自微信诞生以来的新兴挑战者约等于全军覆没。第三,同样广为人知的微博、抖音和快手,并没有成为生活必需品的产品基础,至少从数据上看是如此。

比微信根深蒂固的群众基础更加显而易见的是,它已作为“一个生活方式”广泛参与到民众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在社交之上,微信的生态系统满足了人们的更多需求。

因此,此番社交产品的“中场战事”,和第一轮乱战的最大区别在于,当时是移动互联网发展的内部势能使然,这一次则是基于外部新技术、新理念和新需求的竞争。

站在微信的逻辑上,是要看透“社交之上是什么”——如何为满足社交背后的实际需求提供便利。举一个例子:生病的人需要买药,他通过一个即时通讯软件与医务人员联系、表达购买药物的诉求,这属于社交的范畴。但是,生病的人要完成这次“社交”的目的并不是社交本身,而是问诊买药。

此时,十亿级社交软件和一亿级社交软件、千万级社交软件的区别便显现出来了。

我们认为,挑战者们更倾向于做一款一亿级别的社交软件。王欣明确表示,“微信比你想象的更强大,所以熟人社交不要碰,但匿名熟人社交可以。”多闪的情况有些类似,仅“随拍72小时消失”和“砍掉评论和点赞功能”这两条,就鲜明体现了头条做轻视频社交的意图。

面对一个灭霸般的存在,大家都在另辟蹊径。


2

打头阵的是王欣的社交新品马桶MT发布会。

在万众期待下,这场发布会实际是一场内部产品交流会,人数不多,没有网络直播,没有实时的新闻同步。

在“外墙”下的网友们只能先下载这款这产品尝鲜,却遭遇了重重阻碍,首先在发布会的前夜,马桶MT上线一个小时不到,却因“包含不安全内容、被多人投诉”原因,分享页面无法正常打开,并被微信禁止访问,同时,腾讯大王卡也屏蔽了带有邀请链接的短信,导致用户无法通过短信邀请好友加入其中。

急得王欣昨晚连发三条微博,喊话“不知道你怕什么?”在今天在发布会上,王欣澄清,马桶MT的红包激励机制可能违反了一些腾讯的玩法,但与微信的定位是完全不一样:马桶MT红包激励其实就是知识付费,目前在和微信沟通,今后团队也会寻求解决办法。

此外,由于未经iOS应用商店许可,马桶MT的iOS下载链接被关停,用户已经无法搜到马桶MT。在蒲公英应用内测分发平台上,该APP也已经被删除。能顺利下载APP的网友在注册时却无法获取短信验证码,导致无法正常使用。

就连马桶MT官网也在早上出现了一段时间的奔溃,网友无法进入网站。

此外,网友对这款新产品的名字颇有微词,认为“马桶”一词较低俗不好传播,而王欣终于在发布会现场解释了产品名称的由来——他个人是刘德华的粉丝,《马桶》是歌手刘德华的一首歌曲,仅此而已。同时,王欣也在其个人微博上同步了这一条信息。

目前,据雷锋网报道,这款主打匿名社交的APP马桶MT上线用户数已经突破40万。不少网友表示已经准备好充钱,还王欣一个会员,补偿他和他的优秀作品。

无独有偶,字节跳动推出的社交新品“多闪”在发布会上同样遭到屏蔽。在发布会现场,想“尝鲜”体验的观众通过微信扫码后发现下载链接被微信禁止访问,场面一度尴尬。

今日头条CEO陈林对此直言“他们没必要一上来就这样”,并在发布会尾声呼吁微信尽快解封多闪,以便让更多用户体验。

至于微信和多闪的关系,陈林表示多闪并不是想以微信为竞争对手,因为双方的功能和诉求都不一样,他打比方说,微信相当于客厅,多闪相当于卧室,只是把最亲密的那部分人拿出来。微信里面有熟人,也有陌生人,多闪要做的是熟人社交。



3

那么,尽管不想与微信正面竞争,但入场社交,他们有机会吗?

三个新产品的代言人里,张一鸣是公认最有实力和潜力的人,出狱后的王欣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中规中矩,因为“锤子”,罗永浩成了网友眼中最不靠谱的那位。各大TMT媒体平台提供的投票结果,均契合了这种期待值排序。

但一定程度上,正是罗永浩消失的“子弹”打开了新世界的橱窗。人们惊奇地发现,微信的城堡并非坚不可摧,而崩溃往往从内部开始。即用微信的人,正发觉自己陷入一座围城,在手机成为新的器官之后,使用率最高的微信随之成为工具,这让社交变得愈发严肃,有人想要逃离客厅,钻进卧室。

新年的微信公开课上,张一龙说的每一个字都可能被万千拥趸奉为圭臬。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微信在成为一种生活方式的同时,率先成为一种工作方式,这大概是十亿级社交产品的宿命吧。

其结果已很明显,现实中害怕微信嗡嗡作响的大有人在,害怕聊天框红点的大有人在,害怕工作群@的大有人在……这当然不是微信的错,但微信却得为之付出代价。

对于张一鸣王欣罗永浩们而言,这是肉眼可见的机会。多闪在初次见面的公告中将用户痛点说得非常直白:“帮助用户缓解日益沉重的社交压力,找回日渐疏远的亲密关系。”且不说短视频等功能,仅仅是这一句话,就蕴含着千钧重的能量。

#多闪发布会现场

马桶MT的初始应用介绍同样撩拨人心:“所有你在微信上看不到跟听不到的,甚至是被删除的内容都可能出现在这里。”王欣同样提到,希望这款匿名社交软件能缓解一定的社交压力。那些打心里觉得欠王欣一个会员的网友立马就高潮了,这不就是从良后的社交版快播吗?

至于罗永浩的聊天宝,我们还没看发布会,不过据说是子弹短信的衍生产品,主要看点是增加了获取金币等功能,同样是在小趋势和精细化需求上提升用户留存能力。

以上种种,且不说来势汹汹,但要说一点机会也没有那是不可能的。

今天这幅景象,让人想起2011年的一个状况,《腾讯传》中做了如此记录:微信上线后,第一批用户来自互联网的从业人员,主流的用户多认为这款应用没有任何亮点,反而是多此一举的产物,甚至没有短信来得方便……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