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闪:它并不想侵占社交关系,只是想杀掉你们的时间
2019-01-16 09:34:03
  • 0
  • 1
  • 0

来源:财经无忌 

文|财经无忌

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归根结底是他们的——这是人类无法逆转的事实。

01

1月15日,从前一个晚上起,北京就刮起了冷风,太阳落下,寒冷加倍。

93年出生的产品经理第一次面对如此庞大而挑剔的听众团,不知道前一天晚上是否睡好,感到紧张的时候,小姑娘不时地拨动头发。

她成了公司请来的嘉宾骆轶航口中的“孩子们”,但这都并不妨碍徐璐冉成为今天的主角。

一款由一群90后打造的社交产品“多闪”正式面世,此前字节跳动公司从来没有为任何一款产品举办过产品发布会,这家公司旗下的产品有今日头条、抖音、西瓜视频、火山小视频,全部用户加起来估计超过10亿。

即使拥有如此庞大的用户,但在面对微信时,这家具有程序员色彩的科技公司,依然需要扮演挑战者的角色——后者每个月的活跃用户就有10亿。

在中国互联网的版图中,腾讯一直扮演着社交通讯领域里的王者,除了国民软件微信之外,QQ更是从PC时代一直长盛到移动互联网时代。

这中间并不是没有人来挑战过,马云一度强推“来往”,最后只剩下了服务B端的钉钉,雷军的米聊甚至早过微信面世,但也无疾而终,而PC时代的网易泡泡、新浪UC也曾经扮演过QQ的狙击者。

不得不承认的是,在社交通讯领域,腾讯的地位至今无人撼动——诸如陌陌、探探、脉脉之类的仅仅只是抢到了边角料。

腾讯有什么王牌?当然有,从QQ时代起步,触网的网民就把自己的社交关系绑定在了一款软件当中,而随后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依然是这样的逻辑,你的七大姑八大姨,你的老板上司,同事球友,都在“同一个世界里”。

挑战微信,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在挑战用户的社交关系:你在说服他的同时,还要说服他的朋友们,也一起迁移。

这样的难度可想而知。

02

那么,多闪呢?

今日头条的CEO陈林说:我们跟微信不是一类产品,他们做基础设施,我们仅仅是将“亲密朋友”这一类单独拎出来,做亲密好友之间的社交。

陈林的意思是说,我把你全部的用户关系都搬出来太难了,那我能不能只搬和你最好的那几个人呢?

但这个逻辑其实还是社交网络。

但如果把“多闪”这一产品功能进行详细的分解,你会发现,多闪只是一款披着“社交”外套的短视频软件。

人们有没有分享短视频的欲望?有,不说5G这样未来的技术应用趋势,就去看看朋友圈里,短视频的出现并不少——要不是腾讯封杀了短视频的分享,说不定朋友圈里的视频早就超过了图文。

坦白说,多闪的聊天功能,就像是朋友圈里,你的某条状态下面,好友之间的留言互动,只是不过从半公开,变成了一对一。

但即使是这样,我依然觉得多闪的潜力就会超过预期——杀死微信的,一定不是微信的同类软件。

某种意义上来说,多闪并不是要侵占你的社交关系,它的最终目的是“杀掉”你的一切空余时间。

一个细节能证明这样的判断。

多闪有一个自动匹配“斗图”的功能。“我和我的技术两个人足足斗图聊了两个小时。”徐璐冉说。

03

年轻时代,有一点疯狂有一点帅,衬衫的钮扣要故意松开几个,蓝色牛仔裤要割几个破洞。80后是听着郑智化的年轻时代长大的,而事实上这首歌写于1991年,距离现在已经有28年了。

每一代年轻人都誓言要改变世界,推翻上一代。

现在的80后,甚至70后,是不是真的在社交娱乐领域靠边站了?这是一个产品是不是符合时代趋势的严苛问题。

某种意义上来说,多闪最直接的对手应该是QQ。腾讯的这款软件有着数不清的初中生、高中生甚至小学生。

那些疯狂而难懂的火星文,二次元语言,最早都是在QQ上流行,而现在多闪正在切入。

一个奇怪的现象是,这些“孩子们”在进入社会工作之后,不自觉地都把社交的重心从QQ移到了微信上。而微信也在这个时候,完成了强社交的一个用户闭环。

微信的危机并不在于用户的社交关系的流失,至少从目前来看,还没有哪个软件能达到这样的一个程度,但如果有一款软件,占有了用户大量的“空余”时间,这是不是意味着,微信在用户生活中扮演的“用户对话”时间将会被大量压缩。

而多闪从年轻用户入手,干的就是这样的事——它不破坏你的用户社交网络,但它让你“上瘾”。从目前来看,这是张一鸣的同事们最擅长的事。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