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纽带如何促进社交媒体上的集体行动|社论前沿
2019-07-20 10:55:13
  • 0
  • 1
  • 0

原创: 赵京锋(编译)  来源:社论前沿 

摘要:在对公众参与的关系网络的研究中,个体层面的社会纽带的影响很少会从社会资本视角得到充分的研究。为了填补这一空白,本研究在被试之间进行了一个单一因素的实验。本项研究结论显示倡导某些因素对于公众参与的意图会有积极影响,而它与社会网络的形式无关。而且,集体效能与公众参与呈正相关关系。

社会媒介是一种把个人和组织联系起来的重要工具,它们可以支持倡导工作,推动社会变革。然而,很少有研究者会在微观层面看待社会关系网络如何通过社交媒介促进公众参与。本项研究的目标是在个人层面检验社会网络与公众参与的关系。

为了理清个体层面社会网络和公众参与之间的关系,本项研究在被试之间采用了单一因素来检验与不同社交媒介互动的多种战略是如何影响人们参与集体行动的倾向的。

文献回顾

社会纽带的操作化

格兰诺维特将社会纽带力量定义为“时间的数量,情感强度,亲密度,互惠服务的联系”。应用于社交网站,吉伯特将社会纽带定义为“一个认同与其他人联系在一起的感觉”。布迪厄将社会资本定义为个体可以获得的、他们的社会关系中的资源,可以创造出可预期的回报。在公共层面,泰勒认为社会资本可以用商业组织提供信息、服务以及网络资源来测量。

集体行动Facebook网

社交媒介是集体行动的理想场所。通过将私人生活和公共政治表达相结合发挥作用。它也是现代关系网络的先进工具。Facebook更可能通过增强弱关系和集体行动而非通过社会网络增强强关系。同时,Facebook的用途更多的用来构建社会资本。

强/弱关系与关系网络的集体行动

关于强/弱关系在态度和行为上的影响的研究更多的可以在广告与市场领域中看到。但在强/弱关系在公众参与上的影响的研究却很少。

集体效能

集体效能是指人们对一个社会网络团体是否能够作为一个社区组织和动员起来进行集体行动的信念和看法。因此,人们对社区效能程度的看法塑造了数字社会行动主义的面貌,并决定了个人参与的可能性。社会网络团体所能调动的资源越多,就会有越多的团体成员相信他们的团体在集体行动中是有效的。

方法

为了研究所提出的研究问题和假设,本项研究进行了一个具有三个条件的单因素实验(强vs.弱vs.对照)。

参与者

表1描述了参与者的人口统计信息。在本项试验中,29.9%的人在强关系组,36.4%的人在弱关系组,33.8%的人在控制组。在种族上,87%是白人,9.5%是黑人,3%是亚洲人。在性别上,59.6%是女性,40.4%是男性。平均年龄为40岁(标准误=10.95)。在教育背景上,42.4%的参与者完成了四年学业,部分学院16.9%,两年学业15.2%,专业教育13.4%。

步骤

在本项研究中,强关系网络被定义为包括Facebook上的亲密朋友和家人的私人网络,弱关系则是非个人网络。

在弱关系组中,参与者被要求在Facebook好友列表页面上花费2-3分钟,并选择三个与他们互动过的公开Facebook页面。接下来,他们需要写下在Facebook上追踪的页面的名称,对喜爱的页面的描述以及他们如何同这些页面互动的。

在强关系组中,参与者同样需要花费2-3分钟浏览Facebook好友名单然后选择三个在Facebook上互动的亲密好友和家庭成员。之后写下强关系好友的首字母和尾字母,他们和这些朋友的关系,以及他们如何同这些好友互动。

在控制条件下,参与者没有被要求提供关于他们的Facebook网络的任何信息,展示给他们退伍军人运动图。所有参与者都回答了关于他们支持网络集体行动的意图。本在线调查中所有测量项目的顺序均为随机分组。

4.控制检验与措施

控制检验

为了确保操作的有效性,本研究实施了Williams开发的量表测量项目。这种方法也是确认社交媒介用户如何通过强关系和弱关系来联系和与他人互动的潜在机制。具体而言,人们是否通过与社交媒体上的强关系群体互动来建立社会资本?

项目包括:1)我列出的Facebook好友是那些我可以向他们寻求重要决定的建议的人;2)当我感到孤独时,我的Facebook网络上列出的朋友是我可以与之交谈的人;3)如果我需要一笔很大的紧急贷款,我知道我可以求助于那些人; 4)我知道我的Facebook网络上列出的朋友会和我分享他们的最后一块钱。

或者,那些与Facebook公共页面(弱联系)连接和交互的人更倾向于连接社会资本:与我的Facebook网络中的列表页面交互让我(1)对发生的事情感兴趣;(2)想尝试新事物;(3)对世界上其他地方感到好奇。利克特量表上1表示强烈反对,7表示强烈同意。

集体效能

Kavanaugh采用了一个五项比额表,(1=强烈不同意,7=强烈同意)。规模项目包括:1)通过ActiveHeroes和Facebook,我相信我们可以在没有遇到阻挠的情况下解决错误与挫折。2)我相信我们可以改善退伍军人的福利,甚至当资源有限或变得稀缺时(M=5.10,SD=1.30)。该量表非常可靠,Cronbach的α=0.953。

协变量

1.人口特征与性格

研究表明,人口特征和性格与公众参与之间有强烈关系。女性、有经济特权者,外向的人,接受先进教育者更可能参与公众活动。

2.政治理想

关于社交媒体上的政治理想和公众参与,研究表明认为自己是自由主义者的人更可能参与政治的宣传。

3.Facebook使用的频度

1)Facebook是我日常活动的一部分;2)我很自豪地告诉人们 我在Facebook上;3)Facebook已经成为我日常工作的一部分;和4)当我没有登录Facebook一段时间(M=4.85,SD=1.41)时,我感到失去了联系。

4.Facebook使用动机

Facebook使用动机的八项量表来自埃里森等人。参与者指出他们同意关于使用Facebook的动机的声明的程度。 用于与脱机联系人和信息查找连接。衡量的项目包括:1)我使用Facebook查找事件、趋势、音乐或获取信息;2)我使用Facebook进行找出我的社交群体。通常,人们同意他们使用Facebook来获取有用的信息并与离线联系人连接。

结果

Facebook的使用强度、Facebook的使用动机、问题重要性、个性、政治意识形态和人口统计学变量 (即性别、收入、年龄和教育)。Levene检验的结果符合同质方差假设。

处于弱关系组的人员表明,对集体活动的参与意图高于在强联系条件下的人。然而,方差分析结果表明,在集体行动意图上,强联系条件与弱联系条件以及控制组之间没有统计学意义。

除此之外,研究发现,政治理想,教育,收入,性别对于参与集体行动的意图并无影响。但Facebook的使用频度,使用动机对此却有显著影响。

文献来源:

Leping You and Linda Hon, Public Relations Review, https://doi.org/10.1016/j.pubrev.2019.04.005

文献整理:赵京锋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